文章轉載自:江祖平吧(百度)

劇情大綱

1925年,軍閥割據,全國局勢動盪不安。江南許家醬園遭軍閥曹震方設計,家道中落。為踐行婚約,沈家養女沈盈秀替姐沈盈娣下嫁許家獨子許家駿。家骏离家出走。盈秀的身份暴露後許父氣絕身亡,家駿離家出走。

盈娣費盡心機,嫁進豪門曹家,誰知丈夫曹銳風流成性,盈娣有苦難言。家駿拜蕭九為師,率蕭軍打擊曹軍,曹震方震怒,抓來許母和盈秀做人質。家駿不為所動,盈秀為保護許母,受盡屈辱,婆媳感情加深。盈娣藉機曹銳心儀盈秀維護自己在曹家的地位,姐妹關係破裂。

曹、蕭兩軍大戰,曹震方被擒。家駿是曹震方親子,曹銳並非曹震方親生的事實曝光。曹銳被趕出家門,淪落街頭,最終落魄身亡。盈娣依然一身,回首往事,悔不當​​初。抗戰中,曹震方勾結日本人肇事,最終自食惡果。戰爭結束,家俊還鄉,與盈秀一起經營許家醬園,生意蒸蒸日上。

-----------------------------------------------------

第1集

曹震方大壽,中央何代表上門勸服。沈府內大小姐盈娣因父親不肯去曹府賀壽為自己五法去曹府見曹家大少爺而惋惜。盈秀提醒她已是定過親的人了。曹家大小姐曹莉在看戲結束後跑到戲台上要和小生段老闆合影,讓曹夫人和曹震方感到丟臉。正在這時曹銳被人刺傷。

此時許家醬園里許老爺不肯喝藥,找許家俊交代後事,許母安慰其並擔心家俊對曹家做了什麼。牢房裡曹震方了解到這名刺客叫許家俊,家中企業因與萬利洋行一起做生意被坑因此破產,家父許啟山也因此一病不起。曹夫人勸曹銳別去舞廳玩樂,其弟趙四海坦白這件事和他有關。曹震方回家後問起,曹夫人和趙四海隱瞞事實,許家俊答應三天內找到證據。第二天沈家看到報紙上的報導,沈母不想讓盈娣嫁到許家受苦,盈娣也說不願意。

家俊蒐集證據卻四處碰壁。盈娣和其友冒充曹銳同學到曹府探病卻沒見到曹銳,盈娣因此可惜。家俊在街上碰上盈娣,二人寒暄幾句。許母勸家俊放棄,家俊認為可以藉此激起許父求生意志不肯放棄。曹震方因土匪搶走軍火而大發雷霆,認為是老對頭夏老九幹的,想買洋槍反擊。其部下提出可以買日貨,並找沈教授商討。沈盈秀想念大學,卻礙於沈母不敢答應。沈父母為了盈娣的婚事及盈秀上大學的事大吵了一架。

-----------------------------------------------------

第2集

曹震方為了壽宴上曹莉和段玉麟合影的事大發雷霆,其三姨太如意說盡好話討得他歡心,晚上去瞭如意房裡。如意提出在其懷孕之前曹震方不准去曹太太府裡。曹夫人為了鞏固地位,給如意喝了半年讓其不孕的藥。

丁副官到沈府上請沈教授過府有事相談。許家俊找不到證據被抓到曹府,許母去找沈母幫忙,沈母想明哲保身不肯出面。許家俊大罵曹家,正好沈教授上門。曹震方提出想讓沈教授當翻譯與日本人做生意,沈教授為了救家俊答應。沈母認為這是發達的大好機會很高興。

許父病危,許家上門求親,想讓盈娣沖喜,沈母不想讓盈娣過門受苦,盈娣和沈母都不答應。盈秀無意間聽到沈父母談話,知道了她不是沈家親生女兒的事,為了報恩答應替姐嫁人。家俊想起和盈娣在一起的種種,心裡對未來充滿期待。盈娣和盈秀坦白是嫌棄許家窮太嫁過去受苦才不肯答應親事,盈秀知道家俊喜歡的是盈娣,擔心嫁過去後家俊不開心,盈娣鼓勵盈秀試著喜歡家俊,日後家俊一定會喜歡上盈秀的。

-----------------------------------------------------

第3集

沈父來找盈秀,盈秀說明為了保全沈父的名聲,願意嫁過去賭一把。沈母和盈娣對於結果很滿意,開心的準備豐厚的嫁妝。許家不知道沈家的決定,許父答應好好保重身體為家駿證婚。

盈娣和其同學在咖啡廳遇上曹銳,曹銳恰好和朋友問起盈娣,盈娣自己上前和曹銳打招呼,與其一起去舞廳跳舞。盈秀穿著新娘裝一個人坐在房間裡回憶家俊和其在一起的瞬間,沈父說盈秀永遠是沈家的女兒,如果許家不接受可以回來,被沈母怒斥不吉利。盈娣坐在房間裡想到自己做家務的艱苦,堅信自己沒有做錯。

拜堂中許父吐血,婚禮草草結束,晚上家俊進房間和發現新娘子是盈秀,盈秀為了保全沈家的臉面說是自己喜歡家俊才加入許家的。許家大發雷霆要把盈秀趕回沈家,許母念及許父的病,安撫家俊暫時瞞著。第二天早上盈秀在廚房做早飯卻​​被許母和家俊怒斥,但面對許母和家俊的各種冷語都不肯回家。家俊去沈​​家卻得不到結果。

許父看到盈秀知道了新娘子換人的事,一家人一起去沈家問個清楚。沈母直言當初只是戲言,許家已經破產了不會讓親生女兒去許家受苦。許父知道盈秀是養女的事情怒極攻心,與沈家恩斷義絕。許家因為盈秀隱瞞事情不肯接受她這個兒媳婦。許父因此病逝。

-----------------------------------------------------

第4集

盈秀想留在許家彌補過錯,許母和家俊都不同意,許母打了盈秀一巴掌並把她趕出了許家。盈秀不肯離開在許家大門外淋雨後昏迷不醒,家俊睡前想到盈秀打開大門卻發現盈秀已經離開。曹銳送盈娣回家,想親盈娣一下盈娣不讓,盈娣問起想去洋行上班的事,並主動親了曹銳。沈母和盈娣提及許父去世的消息,不肯承認許父被其氣死的事實。盈娣提出想讓盈秀回來怕盈秀受苦,沈母說盈秀已經和家俊好上了不肯回來。

盈秀醒來後發現自己在陌生房裡,才發現自己被曹家三姨太救了,為了避嫌如意讓盈秀假稱是她表妹。曹銳看上了盈秀不顧和盈娣的約會留在家裡吃飯。曹銳不顧母親約盈秀在府裡轉轉,如意替盈秀答應了。盈秀知道了曹銳是曹震方的兒子,和如意告別後生氣離去。曹銳想送盈秀回家,被盈秀拒絕。盈娣等不到曹銳生氣離去。

家俊到沈家找不到盈娣和盈秀,結果在街上碰上了盈娣。盈娣讓家駿和盈秀好好過日子。盈娣把過錯推到沈母身上,說沈母不肯讓她到許家吃苦,沈父不肯退婚才導致今天的結果。盈娣回家後在門外碰上了盈秀,盈秀怕沈母不諒解不敢回家。盈秀說出自己沒和許家俊同房,跪下請沈母原諒。沈母大罵許家不識時務,把盈秀留下。

曹銳因錯過了盈娣的約會,跑到沈家找盈娣。沈母很開心留曹銳在府吃飯,曹銳因此碰到了盈秀。盈娣和沈母看到曹銳一直盯著盈秀,直言盈秀已經嫁人了只是回來串門的。沈母讓盈秀自己回許家拿嫁妝。

-----------------------------------------------------

第5集

盈秀回許家拿東西,許母問盈秀家駿下落,盈秀直言沒見過家駿但盈娣見過。盈秀回房後想到盈娣和家俊說的話,怕家俊出事來到許家醬園,結果看到家俊把醬園砸了弄傷了自己的手。盈秀告訴家俊是為了報恩嫁給他,坦白自己從小喜歡家俊,會一直在他身邊等著他。沈母勸盈娣不必對盈秀心懷愧疚,要為自己的幸福考慮。沈父回家時看到盈秀,沈母告訴他盈秀是被許家趕回來的。家俊想到對盈秀太殘忍,但想到盈娣的話心中對曹家充滿恨意。

夏老九被曹軍打敗後通過暗道離開逃過一劫,並在雙方交戰中偷襲曹軍偷走軍火。丁副將獻計在暗道外布下陷阱。盈娣因找不到曹銳和同學抱怨。

曹莉對著段玉麟的照片發花痴,並想到以請段家班唱戲為由找段玉麟去咖啡廳。段家班的女孩子被流氓調戲,段玉麟出手相救卻被打,恰好擋出了曹震方和如意的車,曹莉一時心急搶了丁副官的槍向天開了一槍。曹震方回家後大發雷霆打了曹莉一巴掌,並說下次再看到曹莉和段玉麟在一起就殺了他。

許家俊為了報仇留書出走,在樹林裡救了為了找懷錶而被獸夾夾到的夏老九。曹莉為了出門費盡心思。曹銳為了見盈秀答應幫曹莉想辦法。曹莉去找段玉麟卻被班主阻攔,於是在段家班大喊大叫。

-----------------------------------------------------

第6集

段玉麟為了讓她死心,假裝和玉梅是一對。曹莉在眾人奚落中離開,班主因此擔心戲班未來。家俊帶著受傷的夏老九划船闖入了夏老九的土匪窩。曹莉傷心的跑到曹銳辦公室說以後都不再理段玉麟了。

曹軍突然來段家班大院徵用其地為新兵訓練營。段家班無奈只得離開。大家都為家俊救了夏老九的事感謝家俊,二當家曹彪知道了夏老九的腳今後廢了很開心,想藉機篡權。家俊想離開卻被曹彪攔下,只得暫時留在匪窩。

沈剛來到許家拜祭許啟山,知道了家俊離家出走的事,瞞著許母給管家留下了一些錢。曹銳和朋友打球提到沈盈娣,曹銳告訴朋友沈盈秀才是他想要的女人。曹震方了解到所布的陷阱有人受傷了卻被人救走了,並拿到了夏老九的懷錶。

盈娣和朋友炫耀曹銳為其安排工作的事情,友人戲言曹銳被她吃定了。曹銳和舅舅趙四海說自己喜歡上了有夫之婦。曹彪想拉攏三當家的當老大,卻被三當家婉拒,曹彪想殺了家俊,卻被夏老九阻攔。家俊無奈只能坦言自己就是許家俊。夏老九藉此邀請家俊入夥,並收他為徒。

曹夫人為了曹莉趕走戲班的事被曹震方知道了,曹夫人說明後曹震方沒怪她。曹震方在書房拿著懷錶沉思,原來懷錶是其心愛女人素秋的。沈母為沈剛送錢到許家而大發雷霆,因此知道了家俊離家出走的事,結果被盈秀知道了。盈娣直言盈秀代嫁的事對大家都有好處。盈娣和沈母都為曹家送來邀請看戲的請柬而開心,盈秀為家俊擔心不肯去。

-----------------------------------------------------

第7集

沈曹兩家一起去看戲,曹夫人認出盈娣就是當日去曹府探病的女孩。曹銳發現盈秀沒來感到很無趣。沈母藉機與曹夫人攀談邀約以後一起去喝茶。盈娣想和曹銳說話曹銳卻不願理她,如意為盈娣解圍卻盈娣卻藉機奚落如意。

盈秀在練字時思念家俊,家俊此時正在練功。曹震方和曹夫人很看好盈娣,曹銳無奈只得答應先交朋友。盈秀因為沒有工作經驗找不到工作,恰好碰上了曹銳的朋友曾有為,他把萬利洋行的地址給盈秀推薦她去應聘。曹銳因此知道盈秀未婚。盈秀想走卻被曹銳拉住,盈娣正好看到生氣離去。盈娣怒罵盈秀搶了她的工作,搶了家俊還不夠還搶了曹銳。沈母為此打了盈秀一巴掌。

曹銳回家找曹夫人大吵一架,之後到舞廳喝悶酒,恰好碰上舞女被打,為其出頭被打了一拳。舞女因此對其芳心暗許。曹銳一夜未歸被曹震方教訓,曹莉來看望曹銳,曹銳讓曹莉去找沈盈秀道歉,答應她的事不能兌現了。曹莉取笑盈秀曹銳對其不一般。

曹莉很喜歡盈秀和她一起去郊外玩,無意間發現許母在地裡拔草。許母因為眼睛問題看不清曹莉。曹莉回家後告訴曹銳盈秀很關心他,無意間看到報紙上段玉麟的消息。沈父不答應女兒去洋行工作,盈秀來找盈娣,告訴她曹銳出車禍

-----------------------------------------------------

第8集

許母因眼睛問題不小心把廚房點著了,並弄傷了自己的腳。

家俊在夏老九的調教下練就了一身好武藝好槍法。家俊和夏老九提出想回去看望母親,夏老九想找人跟著家俊答應他的要求,卻遭到老二老三反對。大牛因為其爺爺被困,藉著買菜的機會把明月島秘密通道送到了曹震方手裡。許家管家老耿到沈家求沈母讓盈秀回去照顧許母,沈母為了盈娣答應說明盈秀,卻被盈秀聽到自動請纓來到許家。盈秀來到許家,真心真意照顧許母,卻被許母怒斥。

盈娣來看曹銳,曹銳看到是盈娣對盈娣很冷淡。盈娣離開的時候碰上了曹夫人,正巧舞女杜菲菲上門找曹銳,盈娣藉故離開。杜菲菲想見曹銳曹夫人不讓,曹銳帶走了杜菲菲。盈娣回家後和沈母賭氣說不想理曹銳,沈母教她趕緊去萬利上班站穩腳跟。

家俊給母親寫了信讓大牛幫他送信,曹彪拿走了信卻被夏老九看到了。有人上門提親曹夫人聽到是有錢少爺答應了。曹莉在飯桌上奚落孫少爺,讓其減肥後再談。家俊找狗旦讓他去看許母,回來後告訴家俊年輕女子在照顧受傷的許母。家俊猜到是盈秀在許家。媒人告訴曹母,孫少爺對曹莉很感興趣,曹莉聽到後把丫鬟綁在凳子上離家出走。曹莉來找盈秀下人告訴她在許家醬園。

-----------------------------------------------------

第9集

曹震方知道曹莉離家出走給曹夫人三天時間找到曹莉,不然就休了她。

大牛按照丁副將吩咐,把守衛解決了。曹軍按照大牛給的地圖來到島上偷襲,換崗的三當家發現站崗的大寶二寶被人殺了,發了信號彈。經過烈戰曹軍逃脫,家俊剛好不在,曹彪因此認為他是奸細。丁副官逃脫後被曹震方大罵,知道了家俊在匪窩之後安排人埋伏。盈秀在街上被曹銳糾纏,被家俊救了。大牛帶著人在家俊回家之前帶走了他。

許母處處給盈秀氣受,曹莉來找盈秀求她收留。丁副官來抓許家俊,無功而返。曹莉認出許母是菜園裡的老太太,許母很開心,曹莉怕許母知道她是曹家女兒不開心就離開了。家俊被帶回明月島後被眾人毆打,說出留了一封信給大當家,大牛知道不用被人發現很開心,狗旦找到了信還許家俊一個清白。

曹震方因為曹夫人沒找到曹莉,讓曹夫人把曹家後院鑰匙交給如意保管。曹夫人為了拉攏曹銳答應不管女祕書的事情。盈秀以為是曹銳找人抓許家俊來找曹銳讓他放過許家俊,卻被盈娣看到盈秀坐在曹銳車上。

-----------------------------------------------------

第10集

曹銳問盈秀要不要做他的秘書,盈秀拒絕。曹銳進門的時候把客戶潘安的資料碰翻了因此結下了梁子。盈娣回家後把看到盈秀的事告訴沈母,並大罵盈秀。盈秀在許家照顧許母卻被其打罵。沈父來到許家發現許母打罵盈秀,把盈秀帶回了沈家。盈娣問及盈秀坐曹銳車的事情,盈秀坦言是為了家俊去找曹銳。沈母教盈娣學習盈秀主動接近曹銳。

趙四海勸曹銳為了曹夫人和曹銳在曹震方心裡的地位要拉攏潘安。盈娣來找曹銳報導,主動接待潘安。潘安看上了盈娣因此答應了合約。曹銳告訴曹震方這個好消息,碰巧知道曹震方抓家俊的事情。

盈娣告訴大家已經去萬利上班了。沈父私下把錢給盈秀叮囑她隔三差五給許家買肉。如意在後院整了個玫瑰園,曹夫人找不到人伺候找如意出氣,卻被如意奚落人老珠黃,兒女不孝。曹夫人知道玫瑰園是曹震方送如意的生日禮物後頂撞曹震方,卻被曹震方怒斥。

曹震方考慮馮軍蠢蠢欲動,放棄找夏老九麻煩而找沈剛幫忙和日本人買軍火。大牛為了保命對曹彪挑撥離間。盈秀來許府送菜,聽到許母和老耿坦言知道盈秀的好。潘安和曹銳簽合約成功,潘安說明是盈娣的功勞,並邀請盈娣參加聚會。

-----------------------------------------------------

第11集

潘安請盈娣跳舞卻被婉拒,趙四海找來舞小姐以緩解尷尬。曹銳碰上菲菲,包了她的場。盈娣為了接近曹銳答應潘安的邀舞,看到曹銳和菲菲跳得很開心後故意和潘安親近,還喝醉了。潘安帶著喝醉的盈娣開房,被趕來的曹銳阻止。車子拋錨,曹銳無奈帶著盈娣回家。沈母到曹府找曹夫人幫忙找盈娣,結果發現盈娣在曹府。

曹震方問盈娣曹銳對她做了什麼,盈娣只哭不說話,因此被大家誤會。曹震方告訴曹銳盈秀是沈家養女,曾和許家俊拜堂後被趕出了許家,讓曹銳打消對盈秀的念頭。沈母回家後知道曹銳沒碰過盈娣,盈娣坦言只是覺得丟臉,不肯因此嫁給曹銳,怕曹銳看輕她。沈母告訴盈娣此次一定能加給曹銳。

曹震方約沈剛要其為他搭橋買軍火,並告訴沈剛盈娣昨夜在曹府過夜。沈母告訴沈父二人相愛已久,沈父不喜曹府所以盈娣借酒消愁才會生米煮成熟飯。盈秀知道消息為姐姐高興,沈母做戲想讓沈父答應婚事,並讓盈秀幫忙。沈父告訴盈秀,他現在進退兩難。盈秀給沈父出主意,事在人為。沈父告訴曹震方已經致信日本同學,並答應了兒女婚事。盈秀來到許府卻找不到人,無奈之下去找瞭如意。如意直言許家俊不在曹府。

-----------------------------------------------------

第12集

如意問盈秀和家俊關係,盈秀說明事情經過。如意也知道了曹銳婚事。

大牛看到丁副官支開了狗旦,並答應繼續為其辦事。大牛在曹彪面前挑撥離間,勸其加入曹軍。家俊聽到後告訴了夏老九,二人商討後決定按兵不動,家俊裝作不知情。如意假裝懷孕,找了劉師傅為其做衣服藉機惹怒曹夫人,曹夫人推瞭如意讓其撞到肚子,大夫看後說如意胎兒不保。曹震方因此大罵曹夫人。曹夫人考慮後認為有鬼,讓吳媽去洗衣房問清後了解到如意是假懷孕。曹銳知道了自己的婚事後找曹震方理論,被曹震方教訓卻堅持不肯答應。

夏老九召集兄弟說明要挖一條新密道,並全全交給曹彪做。曹彪想推掉差事,大牛勸其藉此機會找曹震方邀功。大牛藉著出去買東西的機會,支開狗旦找丁副官談判,卻不知道有人一直在跟踪他。曹震方答應曹彪條件,條件是活捉夏老九。曹夫人找到林大夫讓其在曹震方面前說明真相。曹震方不相信,曹夫人找瞭如意當面對質。如意矢口否認。曹震方找了別的大夫為如意把脈,卻發現如意有喜了

-----------------------------------------------------

第13集

曹夫人怒極攻心當著曹震方的面怒罵如意,惹怒曹震方,要把其趕出曹府。曹銳為其求情,答應娶沈盈娣。

夏老九趁著曹彪在挖地道,讓人綁了大牛,當面揭穿他出賣兄弟的事,大牛被三當家一槍打死。曹彪知道消息後帶人逃跑了。夏老九告訴家俊,他和曹震方的恩怨源於一個女人。

盈秀來許府送菜,碰上了一直在等她的老耿。老耿感激盈秀勸其回許家,盈秀說除非家俊接納她否則不會回到許家,並告訴老耿見到家俊的事。趙四海來沈府商討婚事,沈剛說一切按曹震方說的辦。曹夫人帶盈娣到店裡找劉師傅做衣服,發現如意也在就出言挑釁,說不過如意的時候盈娣出言相助,二人合力把如意氣走。曹銳到舞廳找菲菲喝悶酒,告訴菲菲所娶非所愛。醉酒後曹銳差點誤把菲菲當盈秀。

曹彪被圍堵,又聯繫不上曹軍,只得主動出擊綁架了想去找盈秀的曹銳。馮軍藉機攻打明月島,夏老九氣暈後許家俊無奈只得臨時上位。許家俊說服馮司令合作對抗曹軍。並勸夏老九加入馮軍以保大家。

盈秀來許家送菜,被許母發現,許母假裝怒罵盈秀把她趕走。許母告訴老耿感激盈秀的好,但家俊生死未卜,不想讓盈秀為家俊守活寡。

-----------------------------------------------------

第14集

盈秀回家途中被曹彪綁來見曹銳。原來曹銳為了見盈秀答應和曹彪合作。曹銳坦言喜歡盈秀卻被盈秀拒絕。此時三當家已經帶人找到了曹彪下落,碰巧救下了盈秀。

夏老九同意加入馮軍,馮司令和老九一笑泯恩仇,並給他們都安排了軍職。夏老九藉此退出江湖,許家俊提出要送夏老九隱居後再回來領命。盈秀知道家俊消息後離開沈府和三當家一起來到明月島。夏老九和許家俊在路過的尼姑庵借宿,裡面有一位尼姑似乎認識夏老九。曹震方知道夏幫投靠馮軍的消息,為了拉攏沈剛買軍火,加快了曹銳和盈娣的婚事。

曹彪來找曹銳,告訴他許家俊當土匪和盈秀已經上島的消息,曹銳暗下決心不會便宜了許家俊。盈秀為曹彪做飯,恰好夏老九和許家俊回來了。家俊通過盈秀知道了許母瞎了的消息,盈秀大罵家俊離家出走不顧許母。家俊知道盈娣要嫁給曹銳的消息急忙趕回城裡。

曹銳來明月島找盈秀,被馮軍認出是曹震方的兒子綁起來了,並送了書信給曹震方。曹震方答應七天之後給答复。盈娣好幾天看不到曹銳,想到盈秀也離開了擔心他們在一起,來曹府問曹夫人。盈秀怕許家俊去找盈娣不肯離開他半步,結果被家俊罵走。家俊擔心盈秀安危,只得回頭找盈秀。

-----------------------------------------------------

第15集

盈秀賭氣自己划船,卻不小心掉到水里。家俊將其救起後帶其到周圍民宿借住。

沈父寫信告訴日本同學曹震方忙於婚事購買軍火的事延後。盈娣告訴沈父母盈秀和曹銳在一起,沈父打電話給曹震方,曹震方告訴沈父曹銳已經在回來的路上了。盈秀和家俊在別人家裡借宿因為房間不夠只能住在一個房間裡。晚上家俊睡在椅子上,盈秀把被子給他蓋上自己拿著衣服蓋。沈父日本同學臨時來中,知道曹銳和盈娣婚事後決定留下參加婚禮。

沈父從中作梗,讓曹震方和山本暫時無法做軍火生意。曹震方用三百里地把曹銳換回來,結果曹銳在回家途中逃跑,在菲菲家裡暫住。曹震方到沈家告知婚事細節,並送來婚紗。結婚當天,盈娣穿著白色婚紗滿心歡喜坐上婚車,在路上被許家俊和盈秀看到了,許家俊想追婚車卻被阻攔。

家俊回家見許母,盈秀也回家了。沈母看到盈秀回家後大罵盈秀不知羞恥勾引自己姐夫。盈秀有委屈說不出。後私下盈秀告訴沈父是去見家俊了。沈母在門外偷聽。

-----------------------------------------------------

第16集

盈娣終於如願加入曹府,在端茶的時候如意故意弄撒茶水,曹夫人和盈娣決心一條心。如意藉口兩件喜事不能相衝讓曹震方答應以後她在房裡開小灶。菲菲伺候曹銳,說到想加入豪門,曹銳告訴她連婚事都不能做主很痛苦,菲菲因此得知曹銳喜歡的是新娘的妹妹。菲菲和曹銳表白,二人發生關係。

沈母告訴曹震方許家俊回來的消息,讓曹震方把許家俊趕出省城。曹震方去找許家俊讓其加入曹軍,家俊以許母為由拒絕。曹莉在街上碰上小香,發現她在路邊攤打工,藉機戲弄小香害其丟了工作。無意間小香撞到了包子攤,曹莉出面幫其賠錢。小香告訴曹莉已經離開了戲班,二人離開客棧後被人偷了錢包。

曹銳還是沒回家,曹夫人準備了禮物讓盈娣一個人回門。盈娣回門後奚落盈秀是許家棄婦。家俊告知許母實情后離開家去找夏老九商量後告知馮司令留在家伺候母親的決定。

山本接到日本急電臨時回日本,沈父告知曹震方後被察覺其從中作梗。盈秀來看許母,知道了家俊留下的消息後放心了告訴老耿以後不會再來。許母聽到後和家俊提起盈秀的好,並說如果盈秀不是沈家女兒該多好。如意奚落盈娣新婚時丈夫都不在身邊,並告訴盈娣曹家並沒有老家親戚。

-----------------------------------------------------

第17集

盈娣問起曹夫人曹銳下落,曹夫人說打仗封鎖了公路耽擱了。盈娣藉口洋行有貨要運了解到並無公路封鎖。盈娣回家找沈母說曹銳是故意逃婚的,沈母勸其忍著坐穩大少奶奶的位置。盈娣假借曹銳不回家問曹震方要了萬利洋行的副總之位。趙四海因此憤憤不平。杜菲菲出門喝咖啡,發現已經身無分文,為了嫁入豪門,故意透露曹銳在她家的消息。曹夫人帶人上門,答應只要​​曹銳回家就不傷害菲菲。曹銳告訴菲菲一定會回來接她。曹銳回家後發現曹震方和如意都在等著他。

曹震方收到手下抓到夏老九的消息,急忙來到監牢。曹震方問夏老九為什麼要搶走素萍,雙方都認為是對方還是了心愛的女人。曹銳和曹夫人說要納菲菲為妾,曹夫人答應過段時間就讓菲菲過門。盈娣見到曹銳很開心,曹銳卻告訴她讓她坐上曹家大奶奶的位置已經是極限了。

三當家的來找家俊,告訴他夏老九被曹震方抓走了。二人商討後決定利用馮軍的勢力。許母知道後鼓勵家俊馬上上路。家俊臨走時不放心想把許母交給盈秀,三當家的想到可能是盈秀透露了夏老九的消息,家俊擔保肯定不是盈秀。三當家藉口家俊出事帶盈秀來到郊外,最終相信不是盈秀害的夏老九。沈父答應讓盈秀去照顧許母,並騙沈母盈秀是外出做助理,一年半載不能回家。

曹銳和盈娣一起上班,曹銳發現盈娣成了副總,盈娣告訴曹銳是曹震方的意思。

-----------------------------------------------------

第18集

曹銳發現王琴成了盈娣的秘書,認為盈娣為了權勢嫁給他,故意讓盈娣辭退王琴。趙四海告訴曹銳盈娣的副總是自己要來的,讓曹銳小心盈娣。

老耿暫時離開許家,三當家送盈秀和許母到安排好的地方,讓她們假裝母女。許母聽到鄰居誇獎盈秀漂亮能幹要給她說媒,便說盈秀是其兒媳婦。

盈娣對曹銳陪著笑臉說好話,卻遭到曹銳冷言冷語。

三當家和許家俊找到馮司令,讓其出兵突襲曹震方,答應當其馬前卒。曹震方鞭打夏老九,問及素萍的孩子是誰的,奈何夏老九死活不肯說。曹莉想典當首飾,卻四處碰壁。最後和小香一起流落街頭。曹震方了解到山本確實是有急事回日本,馮軍有不明動向,去找沈剛想和山本談生意,卻被沈剛藉口婉拒。曹震方無奈之下去勸夏老九歸順曹軍,卻被夏老九一口回絕。

小香回到段家班,並勸班主收留了曹莉。三當家和家俊商討救助夏老九的方法,想到有一個親戚在曹軍當伙夫。三當家趁機到監牢裡探望夏老九,夏老九告訴他一定要在三天之內動手。曹夫人思念曹莉,讓曹銳和她一起去找曹震方服軟,讓曹震方多派人去找曹莉。許家俊聲東擊西,帶領馮軍營救夏老九,卻被曹震方察覺。雙方在大牢前交戰。

-----------------------------------------------------

第19集

許家俊成功救走夏老九,並搶走了曹軍的一個據點,炸掉了曹震方的彈藥庫,只有一個兄弟擦傷。馮司令知道後很開心,誇獎許家俊和三當家的文武雙全。

盈秀做醬的技術越來越好了,許母很欣慰,並教會她如何選菜。盈秀問許母為什麼教她做醬,許母坦言怕許家醬失傳。曹夫人和曹銳合力討好曹震方。段玉麟回戲班後發現曹莉也在,在班主和小香勸說下無奈只得教其唱戲。曹彪聽到許母鄰居談論她家做的醬很像許家醬園的味道,碰巧被丁副官找到。曹彪為了榮華富貴答應丁副官幫其找到許母。許家俊回來看望許母,卻被曹彪跟踪。家俊請求盈秀繼續照顧許母直到他把許母接回軍營。曹彪把消息告訴了曹震方。

夏老九堅持要回山里住,許家俊答應送師父上山後回來幫助馮司令,馮司令也提出要把許母接到軍營裡請人照顧。夏老九在路途中堅持不住,又在尼姑庵里休息,終於見到了心愛的素萍,素萍就是當初家俊遇上的尼姑。夏老九在菩薩面前還願,結果過於激動暈倒。夏老九醒後,素萍說起當年曹震方強暴了她但她心裡一直只有夏老九,並說起懷孕後曹震方居然以為孩子是夏老九的,孩子生下後也沒能存活。夏老九听後怒極攻心而去世。

丁副官帶人抓走了許母和盈秀。曹震方把她們關在曹府,讓她們在曹府做下人。

-----------------------------------------------------

第20集

盈秀安慰許母家俊一定會來救出她們。家俊拜託素萍照顧夏老九的墳後下山,並在素萍那得知三人過往。盈秀在曹府廚房乾活,被下人奚落。盈娣和曹銳一直沒有同床,盈娣無意間發現盈秀在曹府當下人,氣不過想找曹震方理論,卻被曹夫人勸下,假裝沒看到。事情被曹銳知道後跑到下人房問候盈秀。許母發現曹銳對盈秀有意思,告訴盈秀不會接受曹家少爺的幫助,盈秀也表明立場讓許母放心。曹銳去找曹震方讓他放過盈秀,直言喜歡盈秀,答應以後什麼都聽曹震方的,但曹震方堅持不肯。盈娣找王琴商量,王琴勸她為了自己幸福不要幫並要看好盈秀。曹銳找趙四海幫忙,趙四海讓曹銳納盈秀為妾。盈娣知道後很生氣,找人看住曹銳。如意的丫鬟阿彩無意間發現吳媽難為盈秀,和吳媽理論,並告知瞭如意。如意勸盈秀回家,盈秀告訴她不能離開許母,怕其撐不下去。

馮軍知道了家俊母親和盈秀被抓到曹府的消息,打算瞞著家俊。家俊回來後告知大家夏老九去死的消息。趙四海給曹銳送了橡膠手套,曹銳把它送給盈秀,被盈娣知道後告訴了許母,許母知道後大罵盈秀。曹震方等不到許家俊來營救許母和盈秀,決定將許母一個人關進大牢。

-----------------------------------------------------

第21集

家俊告訴三當家的夏老九去死始末,提出要去接許母,三當家的以軍令如山為由勸下了家俊。許母一個人被關進柴房,盈秀無奈之下只得去找如意,卻被吳媽看到。曹夫人斷言如意一定會生女兒。曹銳拿著法國護膚品去找盈秀,卻被盈秀拒絕。盈娣扔了護膚品嘲笑曹銳在盈秀那自取其辱。曹銳怒斥盈娣後出門。盈娣和曹夫人訴苦二人一直未同床,和曹銳吵架只是為了讓曹銳看她一眼。

家俊夢到許母,想回家探望許母卻遭到三當家的極力反對。趁著外出機會回家找許母卻知道了許母被抓走的消息。家俊假裝賣雞仔進城,到沈家找沈剛卻讓沈母知道了事情真相。沈母大罵家俊四處闖禍,沈剛為了盈秀答應幫忙,並威脅沈母如果把事情告訴曹震方,二人就做不成夫妻了。

盈秀在曹府被欺負,盈娣看到後很開心。沈父應家俊之託到曹府看望許母和盈秀。曹震方只答應沈父看望盈秀。沈父看到盈秀吃苦後很痛心,盈娣更奚落盈秀是來路不明的人,沈父因此暈厥被送入醫院。盈娣和沈母一起大罵盈秀的不是卻被沈父罵了一頓。回家後盈秀問盈娣沈父情況,盈娣不肯告訴她。如意提出善待盈秀讓沈剛放心,曹震方答應。

-----------------------------------------------------

第22集

曹震方找到盈秀,告訴她答應讓她每天給許母送飯,且能去看望沈父,但每晚都要回曹府。盈秀去給許母送飯,被吳媽打翻,如意看到後為盈秀出氣,讓吳媽後重新做了一份。許母知道盈秀為她吃了很多苦。

曹莉在段玉麟指導下進步很快,已經開始選角了。

盈秀去醫院給沈父送湯,沈父後悔讓盈秀去照顧許母。王琴教盈娣要對曹銳撒嬌。家俊假裝醫生到醫院和盈秀見面。盈娣為曹銳準備了燭光晚餐卻遭到曹銳冷語。

盈秀告訴許母和家俊碰面的消息,讓許母放心。如意聽到吳媽和下人的對話,找到戎副官讓他阻止曹莉回家。沈剛身體好轉,和盈秀談起家俊,盈秀表白如果家俊不肯接納她,天下一定會有自己的容身之處。沈母大罵盈秀是掃把星,讓其不許在沈父面前亂說。盈秀離開醫院後在狗旦幫助下見到許家俊,幫他了解了曹府的情況。家俊誇獎盈秀慶幸加入許家的是盈秀而非盈娣。家俊和狗旦裝扮入府,被發現後狗旦劫持瞭如意離開曹府。

-----------------------------------------------------

第23集

如意被曹震方手下打傷,曹震方一怒之下斃了他。家俊和狗旦被曹軍追捕,狗旦中槍身亡。家俊因此自責。如意經過搶救後甦醒,孩子也保下了。

曹莉成功登台演出。有記者來採訪段玉麟,碰上了回後台找手鐲的曹莉。段玉麟把撿到的鐲子還給曹莉,二人一起回家。

沈母在醫院看到刺客闖入曹府的消息,和沈父急忙動身前往廣州大學任職。曹震方認為盈秀出賣曹府,沈家為其作掩護,到醫院和沈府卻發現沈家已人去樓空。盈秀無法到醫院探望沈父很擔心,曹夫人嘲弄了她一番告訴她沈父已離開。

如意找到了曹莉,設計讓記者把曹莉和段玉麟同居的消息放頭條,曹震方看到後大發雷霆。曹震方帶人打斷了戲班唱戲,曹莉提出和曹震方回家,帶段玉麟一起。曹震方怒斥段玉麟拐帶良家少女。曹莉為段家班說話,曹震方大怒要槍斃了所有人,段玉麟提出一人做事一人當,曹莉說自己有了段玉麟的孩子,段玉麟死了她也不活了。曹震方讓二人私下談話,曹莉說自己有了,段玉麟說與曹莉真心相愛,請曹震方成全。曹震方提出讓段玉麟入贅,段玉麟答應

-----------------------------------------------------

第24集

段玉麟跟著曹震方、曹莉​​一起回家,碰上瞭如意,如意故意和段玉麟攀談。曹銳在洋行開會,接到電話知道曹莉回家以後馬上回家,盈娣散會後接到山本電話,答應促成其與曹震方的買賣。曹夫人同意了曹莉和段玉麟的婚事,並安排他們住在一起。段玉麟第一次見識了曹家太太之爭。曹莉告訴段玉麟,雖然是為了救大伙的命,但她對玉麟的感情是真的,搬出去住是不可能的,只能適應曹府生活。二人決心以後要幸福生活。曹莉帶著玉麟在府裡散步,發現盈秀在家裡做下人,就去找曹震方撒嬌讓他放過盈秀,結果無功而返。

盈娣瞞著曹銳和曹夫人幫曹震方聯繫山本安排他們談生意。曹夫人感嘆盈娣不簡單,趙四海勸曹銳要讓盈娣知道丈夫的厲害。曹夫人為了讓曹銳和盈娣圓房,讓盈秀給曹銳送藥。夜裡曹銳發作一直叫著盈秀的名字強上了盈娣。盈娣知道曹銳喝了藥,以為是盈秀下的藥去找她理論,後二人一起去和曹夫人對質,曹夫人直言是她的主意。盈娣藉機提出讓盈秀來伺候她和曹銳。

趙四海給曹銳獻計,要想得到盈秀,就得讓盈娣懷孕讓曹震方和曹夫人高興。盈娣查賬發現趙四海虧空,找趙四海問清楚,卻無意間聽到曹銳和趙四海的對話。曹銳去找盈秀去發現阿金在欺負盈秀。

-----------------------------------------------------

第25集

曹銳看到阿金欺負盈秀為盈秀出氣,盈秀讓曹銳好好對盈娣。曹震方與山口簽訂合同,並把剩下的事交給盈娣。曹銳回家後對盈娣和顏悅色,盈娣以為是因為肌膚之親的原因。第二天曹銳和盈娣碰上盈秀,曹銳為了表現牽了盈娣的手。

曹莉為了給段玉麟解悶去學開車。曹銳讓趙四海準備送給盈娣的生日禮物,也不忘給盈秀一份。段玉麟心中煩悶在院子裡唱戲,曹夫人下令曹府不許唱戲。如意與段玉麟他鄉遇故知,曹夫人準備對如意下手。曹夫人對曹銳盈娣關懷備至,曹莉為段玉麟受冷遇生氣。曹莉和段玉麟搬到別墅。曹銳為盈娣準備生日驚喜。

許母許諾盈秀一定要讓家俊接納她。曹銳偷偷把戒指放在盈秀衣服裡,卻被阿金看到。趙四海挪用公款被盈娣追債找曹夫人幫忙。阿金把曹銳送給盈秀的戒指交給盈娣,盈娣找盈秀麻煩被曹銳阻止,三人當面對質,姐妹翻臉。盈秀為姐妹情斷傷心,如意安慰,並讓她小心。盈娣遷怒曹夫人,曹夫人為弟屈尊找如意要錢。

-----------------------------------------------------

第26集

如意提出按月例扣錢抵債,曹夫人怒極而去。曹夫人讓吳媽遠房親戚大丫幫忙。盈秀又被阿金找麻煩,許母為了不拖累盈秀自盡,盈秀送晚飯時才發現,搶救後無礙,經如意幫忙後回到下人房住。

丫頭談論說盈娣誣陷盈秀偷東西鞭打盈秀,許母聽到後孤身一人前去營救。如意聽說後一人前往,被大丫從台階上推下後孩子流產。許母被誣陷推了三姨太。盈秀為了還許母清白去找如意後發現線索。

曹莉想去探望如意被曹夫人制止。段玉麟獨自看望如意給她唱戲解悶,如意倍受感動,如意讓段玉麟教她唱戲。盈秀到假山找線索,大丫看到後心虛去找吳媽,被盈秀發現。盈秀故意接近大丫套話。

-----------------------------------------------------

第27集

盈秀知道大丫是吳媽侄女且殺過豬力氣大,心生疑惑。盈秀告訴如意兇手下落。如意決定要抓兇手現行。

盈娣在公司大發脾氣,恰好山口運送的軍火觸礁沉海,盈娣沒買保險讓曹震方大怒。盈娣為了獨霸曹銳慫恿丁副官給曹震方獻計,曹震方決定娶盈秀做四姨太。許母大罵曹震方,盈秀為了救許母答應下嫁曹震方。許母撞門自盡未遂。曹震方宣布要娶盈秀,眾人心情不一。曹銳為了盈秀答應曹震方以後好好過日子,曹震方不肯放棄盈秀,曹銳決定離開曹府,和盈娣在大庭廣眾之下吵架。曹夫人和趙四海勸曹銳放棄盈秀,合力拿回大權。趙四海告訴曹夫人曹震方娶盈秀是盈娣的主意,叮囑曹夫人小心盈娣。曹夫人找來盈娣訓誡。

-----------------------------------------------------

第28集

曹夫人怒罵盈娣出餿主意,威脅她曹銳知道會休了她,讓她給趙四海服軟。趙四海勸曹夫人對盈秀下手。曹銳和如意為了盈秀要嫁給曹震方而傷心。如意外出散心碰上玉麟唱戲,玉麟教如意唱戲。趙四海帶人來見曹夫人,被曹莉看到。曹夫人藉口送盈秀珍珠項鍊讓殺手阿榮見了盈秀。曹莉為盈秀的命運嘆息,二人散步無意間看到如意和玉麟在練戲,曹莉坦白自己是為了玉麟才學戲,玉麟聽了為自己少了一個知己而難過,對曹莉發了脾氣。夫妻二人各自為自己委屈。

阿榮要對盈秀下手,被曹莉發現。阿榮被抓後自盡,曹莉認出此人在曹夫人房裡見過。杜菲菲情人來找她,碰巧曹銳也在,杜菲菲謊稱是表哥,並說家裡出事,曹銳出錢幫助。曹銳決定收杜菲菲為妾。曹莉去找曹夫人對質。家俊知道了盈秀要嫁曹震方的消息。曹莉發現段玉麟沒穿自己做的鞋很生氣,來到院子裡看到玉麟和如意在練戲生氣外出,被三當家的帶去見許家俊。曹震方看到如意氣色變好很開心。許家俊告訴曹莉營救盈秀的對策。曹莉回家後告訴盈秀家俊的計策。盈秀不想連累曹莉。

-----------------------------------------------------

第29集

如意在房裡練戲,盈秀看到為其開心。二人相互安慰姐妹情深。曹夫人勸曹莉小心段玉麟和如意,並知道曹莉未懷孕的事。盈秀來找盈娣袒露心事,二人憶起兒時樂趣消除芥蒂。許母來到家俊身邊,三當家和家俊感嘆盈秀的好。曹莉帶盈秀出門,曹震方安排丁副官和勤務兵跟著,二人大驚失色。家俊臨時參加會議只好取消行動。曹莉拖住丁副官,帶著盈秀逃跑。曹震方下令全城戒嚴,三當家來不及接到盈秀。曹莉和盈秀在城外等不到家俊,等來了曹震方。

許母和家俊深覺虧欠盈秀。曹夫人拉攏曹銳爭奪大權。盈娣告訴曹銳和盈秀和好如初了,曹銳怒罵盈娣,原來盈娣只是為了地位拉攏盈秀。新婚當天,曹銳去見盈秀,盈秀讓曹銳死心。家俊假裝搬貨工並通過曹銳進入婚禮現場,在花盆裡放置炸藥。盈秀下樓瞬間炸藥爆發。三當家在樓下接應,家俊帶盈秀從二樓跳下。三人在城門被圍。

-----------------------------------------------------

第30集

曹震方帶人圍困,三人硬闖出城,家俊中彈,馮軍支援。混戰中盈秀失踪。曹府知道消息,眾人反應不一。如意玉麟以為盈秀被家俊接走,為他們開心,二人互生情愫。曹莉偷聽玉麟如意說話而吃醋,二人吵架。

曹震方暫回軍營。家俊被馮司令勒令養傷,許母擔心不已。盈秀被曹銳囚禁。菲菲情人來找她要錢,菲菲發現自己懷孕,二人決定認作曹銳的孩子。盈秀絕食,曹銳無奈。盈秀逃跑被曹銳發現。家俊決定潛入曹府打探盈秀消息。曹莉和玉麟冷戰,發現玉麟和如意郎情妾意一起唱戲有說有笑。曹莉找曹夫人訴苦,曹夫人讓她一定要抓個正著。菲菲跑到曹府找曹銳,並告訴吳媽懷了曹銳孩子。家俊入城打探消息無果。

-----------------------------------------------------

第31集

家俊到城裡打探消息,只有一些道聽途說,此時他看見了盈娣,詢問盈秀的下落,盈娣這才得知盈秀沒有被家俊救走,可能是曹銳把盈秀藏了起來。菲菲找不到曹銳,又吃了曹府的閉門羹,於是公開登報找曹銳,大太太詢問曹銳的下落,四海沒有辦法,只好通知曹銳,立刻解決菲菲的事情。曹銳知道後,到菲菲那裡質問他為什麼要這樣做,曹銳回家跟母親商量要娶菲菲進門做小,盈娣極力反對,並鬧到了離婚的地步,在簽字的時候,盈娣暈倒,大夫看過之後,才得知​​盈娣也已經有了兩個月的身孕。大太太非常高興。

家俊跟踪四海,問出了曹銳藏盈秀的地方,趁曹銳不在,家俊帶走了盈秀。等曹銳回到別墅後,看門的老夫妻倆被綁在椅子上,盈秀已經早沒了踪影。盈秀被帶回馮軍營地,跟許母重新團聚,家俊也向馮奎復命,馮奎得知盈秀被救回來,也替家俊高興。曹銳沮喪地回到家中,才知道盈娣也懷了他的孩子,自然也不好再提離婚的事情,卻還是執意娶菲菲進門,大太太見拗不過曹銳,只好讓她跟盈娣商量菲菲進門的事情,盈娣見已經無法阻攔,就管曹銳要了十萬大洋,聲稱是養老分費用。

曹銳起初不肯,無奈盈娣道出了他們暗地挪動洋行資產一事,只得答應了下來。曹銳跟舅舅說了盈娣的要求,四海提出不如直接殺人滅口,他倆的見面的場景被王琴見到,於是向盈娣通風報信,提醒盈娣小心防範。曹莉原本打算晚飯後跟玉麟一起去舞廳跳舞,玉麟認為這是強人所難,不願前往,兩人又發生分歧。在後花園遇到了三太太,於是三太太邀請玉麟一同共進晚餐,兩人誌趣相投,同命相連自然是有說不完的話題,相處十分融洽。

自盈秀被救回來之後,吃住都跟許母和家俊一起,一家人其樂融融,席間盈秀問起三哥才知道為了救她,被馮奎關了禁閉。菲菲到舞廳結算自己的費用,恰巧碰見了曹莉在舞廳喝得酩酊大醉,菲菲送她回家,恰巧碰​​見玉麟與三太太唱戲,情不自禁擁在了一起,曹莉傷心欲絕,菲菲在一旁幫腔,此舉深受大太太的賞識。大太太藉此落下來口實。

-----------------------------------------------------

第32集

大太太對菲菲另眼相看,曹銳藉著已經很晚了,便央求母親把菲菲留下,大太太也默許了,菲菲非常高興立即改口,但大太太還是堅持等盈娣點頭答應才能允許他們結婚。盈娣房裡的丫頭把整晚的事情講給盈娣聽,盈娣知道後淡然。曹莉回到房裡,見玉麟不理她,更他發生了言語上的衝突,吵得不亦樂乎。盈秀第二天拿著自己做的晚餐到禁閉室看三哥,老三見到盈秀終於被救回來,高興自然不在話下。過幾天正是夏老九的忌日,家俊和盈秀會一同前去祭拜師傅,三哥就囑咐家俊幫他上柱香,以表思念之情,家俊爽快地答應了。

許母在家裡閒來無事,研究其做醬的配方,得知二人要上山祭拜師傅,希望一同前往,家俊怕母親辛苦,本不想答應,但看盈秀願意攙扶母親,也就答應了下來。三人到尼姑庵摳門,開門的老尼姑看到許母之後,臉色大變,趕緊轉身引他們入寺,任何人沒有發覺她細微的變化,三人依然有說有笑的用過晚餐,素萍得知家俊來祭拜師傅,飯後到他們的房間相見,聊天中間,許母耳靈,覺得這位師傅的聲音非常耳熟,素萍矢口否認,攀談中,素萍一再詢問家俊的家世,言語間流露出驚慌難忍之色,然後她謊稱自己頭暈,急急離去,讓家俊覺得莫名其妙。

在素萍和老尼姑談話中才得知,這是一個封存了二十幾年的秘密。第二天大家一同給夏老九上香,素萍這才和許母相認,原來素萍就是許母二十多年前救過的一位女子,因當時素萍奄奄一息,許母和丈夫便把素萍送到了尼姑庵,原以為她早已命送黃泉,沒想到她命大,活了下來,素萍追問她孩子的下落,許母成孩子出生後得了黃疸,死了。素萍也只好認命,不再多問。三太太被大家揭穿跟玉麟有私情后,很是煩惱,而玉麟這邊也並不好過,跟曹莉還是不停地爭吵,玉麟向曹莉提出離婚,曹莉無法忍受,跑到菲菲那裡哭訴,玉麟心中苦悶,獨自一人躲到後花園唱戲解悶,被三太太碰到,兩人有苦無法說,說明了內心的感情,被曹莉碰到。

為了三太太,玉麟打了曹莉,曹司令憤怒,把槍相對,兩人當眾承認了彼此有了感情,同時三太太替玉麟擋住槍口,這一舉動氣得曹司令急火攻心,暈了過去大太太藉著司令昏迷之際,命戎副管殺了三太太和玉麟,戎副管怕司令醒來之後要人,於是跟丁副管商量後,把他們轉移到了大牢裡。許母回到家中,常常做惡夢,生怕素萍向她要回兒子,當家俊追問許母時,許母以希望家俊和盈秀早日圓房為由,隱瞞了過去。處決了三太太,大太太心中的一塊石頭終於落地,家裡沒人再敢跟她爭權爭寵,內心也舒暢了很多。

-----------------------------------------------------

第33集

曹莉找不到玉麟,就來問母親,大太太也不隱瞞,曹莉聽懂了母親話中的含義,知道母親下令殺了玉麟,傷心不已,曹莉不明白自己的母親為什麼如此心狠手辣,曹銳見到曹莉如此傷心便把曹莉帶到房裡,曹莉正在傷心,菲菲在一旁還煽風點火,曹銳只得好生安撫曹莉。曹莉一想到玉麟已經死了,不願接受這個事實,傷痛欲絕。司令醒了之後,首先要見的就是三太太,大太太得知後,前去看望司令,司令得知大太太假借他的名義殺了三太太,氣得險些拿槍斃了大太太,大太太嚇得直向司令求情,戎副管見此說出實情,這才保住了大太太的性命。

曹莉見到父親質問父親為什麼要殺玉麟,曹司令見曹莉如此傷心,十分不忍,戎副管實在看不下去,告訴曹莉玉麟其實沒死,曹莉這才罷休。前去大牢探望玉麟,勸玉麟回心轉意,重修舊好,被玉麟拒絕。另一邊,曹司令把三太太叫到房間,問她為什麼要背叛他,三太太道出了這麼多年來的心裡話,也說出了豪門裡的生存之道。曹司令苦悶獨自一人到二太太的畫像前訴說。曹司令終於下定決心把三太太趕出了曹府,並把這個決定告訴大太太,當著大太太的面囑咐丁副管,不許再為難三太太和玉麟,如果有人敢出面阻攔,第一時間通知他。何代表再次代表國民政府來向曹司令營部彈劾,還是被曹震方拒絕。

三太太被放回來後,讓丫鬟給玉麟留了句話,就走了。曹莉跟菲菲訴苦,菲菲為了讓曹莉開心,便說陪她逛街,實則自己買了一堆東西,途中,曹莉發覺有個人跟踪,經菲菲介紹才知這是她的表哥,菲菲以有東西要回舊住所取給表哥為由,跟表哥走了,回到住所,表哥又向菲菲要錢,表哥因欠了許多賭債,根本不滿意菲菲給的那點兒錢,就威脅菲菲別光想著自己過好日子,想甩他,兩人在房間私會。

曹銳見菲菲不在家,詢問過曹莉才得知菲菲去了舊的住所,菲菲跟表哥兩人親密過後,正要離開,就听到曹銳來敲門,於是菲菲忙假裝暈倒,曹銳趕緊把她送到醫院,醫生說只是累到了,​​並無大礙,休息片刻,曹銳扶著菲​​菲回到家中,並責怪曹莉拉菲菲逛街,害得菲菲累得暈倒了。盈娣房間的丫頭回來學舌,說起街上遇到了菲菲的表哥,盈娣立刻警覺。三太太和玉麟雖然被老爺放走了,可大太太還是不肯罷休,叫弟弟四海找人把他倆幹掉,才能解心頭之氣。

-----------------------------------------------------

第34集

雖然司令放走了三太太和玉麟,可大太太還是不依不饒非要除掉他們才能結心頭恨。曹莉聽到了三太太給玉麟留下的話,找到了郊外的長亭客棧,而三太太的確是在這裡等玉麟的到來,同時而至的還有大太太派來的殺手,被曹莉撞個正著,在四海的阻止下,殺手才饒過曹莉的性命,曹莉抱著玉麟的屍體失聲痛哭,暈厥過去。許母和盈秀研究許家京醬的配方,初見成效,於是拿到市場上一試,雜貨舖的老闆照單全收了。曹莉醒來去質問母親,為什麼父親都已經放過了他們,為什麼還不能放過他們,大太太一開始還是口否認,後來就全說了出來。

曹莉一氣之下要跟爹全盤托出,被吳媽傷到了頭部,整個人昏昏沉沉,在父親那裡曹莉險些說出母親的所作所為,嚇得大太太趕緊去叫吳媽找大夫開一劑失心瘋的藥,讓曹莉永遠閉嘴。許母做的醬害得很多人上吐下瀉,惹了很大的麻煩,盈秀出面解決了問題,許母自責,盈秀只得安慰她。馮軍跟國民政府聯手,共同向曹軍對戰,馮軍自然信心百倍,馮奎名解決擔任突擊團團長,打前鋒,曹震方只得迎戰。

盈娣在家聽到目前的敵對形勢,感覺曹家十分不利,此時大太太也抓緊時間挪動洋行資產的行動。盈娣向大太太要三萬大洋,作為安胎費,這才罷休。曹銳外出正好碰見菲菲的表哥阿全,看到他自由出入賭場貴賓室,知道他是這樣的常客,而且還經常豪賭,甚是奇怪。丫頭阿金上菜的時候,先給了菲菲,盈娣為此大發雷霆,公開懷疑菲菲肚子裡的孩子可能不是曹銳的,曹銳不理她,把菲菲帶回了房間,聊天的時候,曹銳跟菲菲說在賭場碰見了阿金,菲菲頓時緊張起來。

第二天菲菲到阿全住的地方,警告阿全,阿全不予理會繼續去賭,手氣不佳,以自己表妹是曹府的大少奶奶為名,向賭場借了五萬元大洋,輸掉之後,人就跑了。賭場領班帶人到曹府來向盈娣要賬,盈娣本想不認賬,但她有臨時改變了主意,讓賭場領班給她三天時間,到時候一定把錢還上。盈娣去找菲菲,見她在房間跳舞,假意自己已經想通,想給她半個風風光光的婚禮,想套菲菲的話,菲菲還真上當了,實說現在只有她一人,並非還有什麼親戚。盈娣又找來阿彩,讓她監視菲菲的一舉一動。

-----------------------------------------------------

第35集

許母一直沒有家俊的消息,讓盈秀去打聽陣亡戰士名單,不幸的是,她被告之陣亡烈士中有許家俊,盈秀十分傷心,許母得知一下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暈倒過去。阿彩跟踪菲菲出府,並打聽到阿全是菲菲的老相好,於是回去禀報盈娣,盈娣知道真相後,決定以除後患。曹銳以四折的優惠,急於處理庫存貨物,盈娣到洋行找曹銳告訴他,菲菲的表哥阿全,頂著司令府的名義,向賭場借了五萬元大洋,曹銳半信半疑,雖然不滿阿全的做法,但也天真地認為只是盈娣嫉妒他要娶菲菲,才處處針對她。

盈娣見曹銳如此態度,不再多說,轉身離去。盈娣找到賭場領班,只要他配合,很快就能拿到欠的賭債。曹銳回家,盈娣改變了以往的態度,曹銳雖有疑慮,但畢竟是夫妻,也不再跟她作對,盈娣趁此提出想改善夫妻感情,第二天去郊外的法源寺祈福保佑司令旗開得勝,曹銳欣然同意。阿全雖然賭輸了錢,有曹府當靠山,還敢在賭場露面,領班告訴阿全,他表妹已經答應還錢,讓阿全寫信告知表妹,阿全照做,自然不在話下。

盈娣剛一出門,阿全的信就送到了,菲菲急急出門,法源寺盈娣和曹銳玩得高興,阿全已在約定地點等候,菲菲也如約而至,他倆因賭債問題發生爭執的時候,說出了兩人的秘密,被曹銳撞個正著,曹銳被氣個半死,轉身離去。許母醒來,命盈秀馬上去尼姑庵把素萍找來,她有要緊事跟素萍說,盈秀只得照做,原來家俊就是素萍的兒子,現已戰死素萍傷心欲絕。老尼姑見此安慰素萍,素萍這才釋然。

第二天賭場領班到曹府順利拿到阿全欠的賭債,十分高興,臨走時碰見剛剛回來的曹銳,曹銳奇怪他為什麼會來曹府,一經盤問,領班說出了事情的全部經過。曹銳跟盈娣有一頓好吵,兩人感情徹底破裂。曹銳賭氣開車外出,出來車禍受傷。家俊突然活著回來,把盈秀高興壞了,許母卻已病得奄奄一息,素萍拿著尼姑庵里的兩顆救命丸,才換回了許母的一條老命。盈娣約王琴在自己的家裡見面,並跟她商量盜走保險箱裡現金計劃。

-----------------------------------------------------

第36集

原來家俊戰場受傷,被送往戰地醫院,而盈秀一時情急,沒有問清,把同名同姓的家俊當成是他,才誤傳了家俊的死訊。惹得許母病重如此。許母醒後又怕素萍把家俊的身世揭穿,心裡十分不安,但還是讓素萍跟她們一起住下來。家俊見此回部隊報到,繼續參加戰鬥。戰場上形式對曹家十分不利,曹家節節敗退,退到城裡,死守孤城。曹家已經入不敷出,曹銳撞壞的車,也沒有錢能支付修車的費用,府裡也節衣縮食,準備迎接艱苦的日子。

盈娣回娘家住了一夜,大太太見過勸她還是回家住,跟曹銳和好,盈娣回來後收拾自己的行李,打算離開,並告訴曹家也已經不濟,勸他們辭去曹府的工作,回老家去。大太太急急到洋行見曹銳和四海密議,被王琴看到,王琴急急向盈娣報信。盈娣決定晚上動手拿洋行保險箱裡的現金。家俊趁著休整期間,回家看望自己的母親,素萍見他回來,說要回到尼姑庵繼續修行,家俊告訴她曹家已經被打回城裡,他們已經可以住回位於郊區的許家醬園,許母和素萍都十分高興。

盈娣和王琴著手準備晚上的行動,到了深夜,他倆潛入洋行,正在拿保險箱裡的現金,曹銳和四海卻進來,王琴當場被抓,盈娣跑得快,才得以逃脫,因為激烈的運動,影響了盈娣腹中的胎兒,盈娣疼痛難忍,車夫把她送進醫院,盈娣在謝車夫的時候,被人看見皮箱裡的錢,皮箱被偷,盈娣人財兩空,醫生只有救人為先。家俊接到了醫院的電話,說是盈娣流產了,讓家俊去醫院支付手術費用。家俊本想送她回曹府,盈娣不肯,家俊只好把盈娣接到了軍營的宿舍裡,並把這件事情告訴了盈秀。

盈秀得知姐姐流產了,非常同情她,盈娣卻不願接受,盈秀只得悄然離開。許母知道之後,對家俊的做法十分反對。大太太打算逃走,曹銳堅決不同意,一定要跟父親共進退。大太太則以保住曹家的血脈和財產為由勸服了曹銳,曹莉瘋瘋癲癲,一會兒鬧著找玉麟,一會兒又要找爹,求爹不要殺玉麟,戎副管見此情形,禀報了曹司令,曹震方及時趕到攔住了他們。派去聯絡徐參謀的人來報,徐參謀全體陣亡,曹軍已無援軍。

-----------------------------------------------------

第37集

曹震方得知徐參謀全體震方,已知局勢對他不利,這才同意大太太帶著府上老少離開,曹銳還是要堅持留下陪父親,此時馮軍已經打到曹府的大門口,大部分曹軍已經繳械投降,只剩下看護宅院的小部分人馬還在抵抗,不過多時,曹震方被擒。曹府上下全部被軟禁在了曹府裡面。馮奎十分敬重曹震方,雖然曹震方被擒,還是希望曹震方能投降,曹震方寧死不降。家俊活捉了曹震方,回家告訴了母親這個喜訊,許母警告家俊盈娣還是曹家的大少奶奶,他還漏抓了一個人,對盈娣去找家俊,十分反感,家俊也不辯解。

當家俊帶盈娣複查的時候,醫生告訴家俊,盈娣得了惡性腫瘤,時日已經不多,最好能讓盈娣靜安,不要在受到任何刺激,家俊決定讓盈娣在他家安心養病,並把她帶了回去。許母極力反對,家俊卻堅持把盈娣留在家裡,盈秀馬上同意了。盈秀關心姐姐,但盈娣卻對她大發脾氣,家俊卻處處維護盈娣,讓所有人都不接,盈秀也不跟盈娣計較。素萍在尼姑庵修行,無意間聽到香客提及曹震方被抓,過幾天就要槍斃行刑,素萍急忙趕下山去,要求見曹震方一面。

  家俊同意了。曹莉病情發作,在府裡又吵又鬧,每次曹莉央求母親不要殺玉麟,大太太都大發雷霆,拿曹莉出氣。曹銳護著自己的妹妹,素萍在院子裡等家俊,無意間推開了自己原來住的房間,房裡的一切依舊,曹銳見到她跟畫像如同一人,懷疑她就是父親的二太太,這時家俊趕來,才打斷兩人的對話。素萍請求獨自見曹震方,家俊應允。曹震方見到素萍,十分吃驚,曹震方還是對當年她跟夏老九的事情耿耿於懷,一再追問,素萍並不作答。

還把家俊叫了進來,告訴家俊,她和曹震方是他的生生父母,家俊無法接受這個事實,素萍讓他回去問過許母便知,並請求家俊能饒過自己的父親曹震方。在曹震方的一再追問之下,素萍才說出了當年那段事情。曹震方十分心痛,同時也感到十分欣慰,自己能有家俊這樣的兒子,大太太終於見到素萍,怕當年派人追殺素萍的事情敗露,老爺追究下來,十分緊張。家俊回到家裡,過問許母,果然自己是素萍的兒子,家俊非常氣憤,但他生氣的並不是母親隱瞞了他的身世,而是無法接受自己的身生父親是曹震方這個事實。

-----------------------------------------------------

第38集

家俊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只有借酒消愁,大太太見到素萍後更加不安,生怕當年追殺素萍的事情敗露,寢食難安,找四海想辦法滅口。曹府家道破落,已經沒有錢去僱殺手,大太太於是提議四海親自動手。盈娣偷聽到家俊是曹司令的而兒子,在門口等他,把已經醉得不省人事的家俊帶回了自己的房裡,第二天盈秀送早餐時,發現他倆躺在一張床上,家俊有口難辯,盈娣也什麼也不說,盈秀倍感受傷。盈娣和許母發生爭執,家俊從中調解,偏袒盈娣,盈娣還當眾挑撥許母與家俊的關係。盈秀傷心地收拾自己的行李,搬離許家醬園。住回到自己家裡。

盈娣裝可憐,也鬧著離開,家俊趕緊去攔住盈娣,盈秀悄然離開,留下了正在為盈娣爭吵的許母和家俊。家俊一走盈娣原形畢露。家俊嘴上不說,但實際上還是不忍曹震方被槍決。到馮奎那裡替曹震方求情,不殺曹震方,馮奎同意向上級請示一下。家俊積極聯絡去廣東教書的沈剛,希望他們能回來接走盈娣。盈娣在家俊面前依然演戲。盈娣以曾有婚約為由要求跟家俊搬離許家醬園,跟他一起住到營部的宿舍裡,試探家俊,被家俊拒絕。自從素萍與曹司令見面後,曹震方一直沒有一點兒反應,大太太擔心老爺會報復她。

曹莉病情頻繁發作,又找大太太鬧事,結果四海不耐煩了,告訴曹莉玉麟已經死了,曹莉呆在那裡好半天才回過神來,曹銳見她不太正常,曹莉果真跑到二樓準備跳樓自殺,被曹銳救了下來,曹銳帶著曹莉去醫院看病,醫生的檢查結果是曹莉的血液中有一種特殊成分,要曹銳拿了她平時吃的藥方,才能知道是什麼。路上,兄妹二人一同碰到了盈秀,曹莉的情形讓盈秀擔心,盈秀一路陪她聊天,送她回家,曹銳讓他有空多來跟曹莉聊天。家俊來告訴曹震方當局已經決定不殺他,但在宣判前,曹震方還會被軟禁在府裡,曹震方戎馬一生,到頭來還要靠兒子為他求情,他感到自己十分可悲。

家俊回家後,盈娣又開始搬弄是非,家俊已經明白了她的伎倆,對她已經忍無可忍,而盈娣不知還在挑撥,被家俊喝止,盈娣又故技重施,家俊送她回房。家俊來沈家找盈秀,向盈秀表明心意,同時也告訴她,盈娣是患了絕症,他才如此忍讓她,才會讓她受到莫大的委屈。家俊還告訴盈秀已經聯絡了在廣州教書的沈剛,希望他們能盡快回來把盈娣接走。盈秀聽他如此費心,終於原諒了他,並和他一起回到許家醬園。家俊又去山上請回了生身母親,一家人團圓,其樂融融。大太太借送飯之機,探老爺的口風,老爺懷疑,她顯得更加緊張。

-----------------------------------------------------

第39集

大太太懷疑老爺對她起了疑心,她顯得更加緊張,讓四海再次殺掉素萍。許母還是處處針對盈娣,盈秀還是處處忍讓,盈娣對她依然像曹府一下隨意使喚,許母心痛盈秀,跟盈娣又發生爭執,盈秀勸母親不要生氣,並把盈娣喚來,家俊才如此對她的實情告訴了許母,耿叔在一旁聽到。一時忍無可忍才告訴了盈娣真相,盈娣又氣又急自己跑去醫院,才知道他們說的都是真的。

路上盈娣遇到曹銳,兩人為了保險櫃裡的錢,爭吵起來,盈娣為了氣他,把家俊也是曹震方的兒子告訴了曹銳,曹銳非常吃驚,去向父親求證,曹震方承認家俊是自己的兒子,但他曹銳也是自己的兒子,曹銳心理這才舒服了一些。曹銳管吳媽要曹莉平時吃的藥方,吳媽不肯給,說是大太太同意才能交出,曹銳知道藥方一定有問題,威脅吳媽,吳媽也怕擔更多的責任,偷偷把藥方交給了曹銳。

盈娣離開許家之後,只留下了一張字條,就失去了踪影。雖然盈秀擔心姐姐,也很無奈,深夜,四海拿了桶汽油,到許家醬園放火,被及時發現,四海被家俊當場抓住,壓到曹府,供出了所有的真相,並把當年追殺素萍的真相也一起說了出來。曹震方震怒,原來素萍只說了遭人追殺,她被人栽贓誣陷跟夏老九私奔,卻沒道出真正的秘密,原來大太太當年假裝懷孕,素萍無意間知道後,大太太才殺人滅口,大太太被軟禁了起來,曹銳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喝得酩汀大醉,想要跳湖自殺,被素萍救下。曹銳這才正視自己,跟父親好好談了一次,決定痛改前非,好好做人。

曹銳質問曹莉的藥方里為什麼有讓人癡呆的成分,大太太承認這是她的主意,怕曹莉供出她殺玉麟和三太太的事實,曹銳沒想到大太太如此心狠手辣,憤然而去,這些話都被曹莉聽到,她已經徹底清醒,悲痛萬分,曹震方看見自己的女人如此傷心,十分心痛,曹莉還是把玉麟和三太太被大太太所殺的事實真相告訴了父親。曹震方驚呆了。經過很長一段時間的努力,京醬終於研究了出來,經耿叔品嚐之後,確認配方無疑,在場的所有人都十分興奮。家俊接到了新的任務,此次的任務是由他出面繼續勸降曹震方。

-----------------------------------------------------

第40集 (大結局)

曹震方的確是一名勇將,上級希望利用家俊與曹震方這層父子關係,讓家俊繼續勸降曹震方,曹震方依然不肯,曹震方說虎父無犬子,虎子必定無犬父的,家俊終於認了曹震方,叫了他一聲父親,曹震方希望臨死前,見見家俊的養母和盈秀,家俊向馮奎復命,並提出辭去軍職,回家重建許家醬園,並把曹震方的請求告訴了馮奎,馮奎一應允公允。許母得知曹震方要見她們,極力反對,而盈秀則欣然同意,許母不明白曹震方到處如此對她,她為何還願意見曹震方,盈秀說明了當時各自的立場,而曹震方無非是想拿她引出家俊,並非真要娶她,說的頭頭是道,家俊對她刮目相看,許母也十分欣賞和佩服盈秀的機智和頭腦,答應了曹震方的請求。

集市上,盈秀看見盈娣,跟踪她到住所,盈娣的生活已經十分貧困潦倒,盈秀勸盈娣回家,並說父親已經知道了她的情況,打算回來接她,盈娣憤怒,把所有的過錯都算到盈秀頭上,盈秀不理會,依舊勸她回家接受治療,再次被盈娣拒絕,於是盈秀在桌上留了點兒錢,走了。盈秀跟家俊聊天的時候,說起看到姐姐盈娣現在的生活十分貧困潦倒,於是跟家俊一起到姐姐住的地方,那裡已再無盈娣踪影,桌上還放著盈秀留下的幾個大洋,絲毫未動。曹銳知道自己身世之後,決定靠自己謀生,如果曹莉願意,他願意以曹莉哥哥的身份繼續照顧她,曹銳又到大牢見了四海,想他拿出一些錢,讓他做些小本生意,而四海也沒有錢,曹銳認清了人間的人情冷暖,氣憤離去。

曹震方如願,被帶到許家醬園,見到了許母和盈秀,他跪倒在地,深深地在她們面前懺悔以往的過錯。母女二人都原諒了他,家俊一家人真正團圓,大家在一起吃了頓飯餐,席間,許母建議,既然家俊的生身父母都在,就由他倆做證婚人,為家俊和盈秀舉辦婚禮,讓他兩成為真正的夫妻,大家都很開心。晚飯後,曹震方對素萍表明了多年來對她的思念和感情,素萍感到驚訝,曹震方對她會有如此的真情,心理也釋然了。大太太得知第二天要為家俊和盈秀舉辦婚禮,拿出藏著的金釵,作為賀禮,她的神情怪異,第二天不知又要有什麼舉動。

婚禮正在進行當中,大太太拿著賀禮匆匆趕來,而且還赫然坐在主賓的位置,讓曹震方非常不快,大太太當眾發癲,素萍上前安撫,沒想到大太太拿出匕首,刺死了素萍,曹震方憤怒不已,當場開槍斃了大太太,同時開槍自盡,了卻了殘生,婚禮變成了曹震方夫妻的葬禮。冬天下雪了,曹莉已經心如止水,跟素萍一起在尼姑庵出家修行,許家再次興盛起來,許母家俊和盈秀不忘做善事,經常開倉放糧,救濟貧困百姓。盈娣已淪落成乞丐,盈秀不忍再逼她,曹銳當了黃包車夫,見到盈娣如此落魄,願意繼續照顧她,真是世事捉弄人,盈娣已無任何牽掛,她突然病發,
死在了黃包車上。

 

創作者介紹

江祖平Fans小窩

zuping013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